华人传统习俗传五代‧原住民除夕团圆饭‧吃白切鸡烧肉

作者: 来源:联盟奥秘 时间:2020-06-20 17:29:20 浏览(362)

华人传统习俗传五代‧原住民除夕团圆饭‧吃白切鸡烧肉(霹雳.务边8日讯)二百多年前,一名独自到马来半岛森林区採锡矿谋生的中国商人,在与原住民女子通婚后,自此在霹州务边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如今,子孙已繁衍至第五代,人数佔全村人的一半,约二百多人。从第二代起,这些华裔原住民混血儿便依据第一代祖先流传下来的华裔传统习俗生活,每逢新年除夕,他们必定齐煮一顿团圆饭应节,而饭桌上也总少不了白切鸡、烧肉及叉烧这3道必备“年菜”,一家大小齐举筷子吃团圆饭庆新年。《》去年曾报导霹州曾吉容依侬原住民村庄(Kampung OrangAsli Erong)约80%的“华原”混血村民百年来一直保持着庆祝华人新年的传统习俗,没想到距离务边市镇约一小时车程的务边乌鲁遮仑洞(KampungUlu Geruntom)的施迈族原住民村庄里的华裔原住民也保留了祖先过新年的习俗。不同的是,前者每逢除夕必订购一头烧猪到祠堂上香和烧冥钱祭祖,同时也要遵守新年禁忌,而后者则只是在除夕吃团圆饭。半数居民拥华裔血统乌鲁遮仑洞施迈族的华裔原住民姓“Yoon”,按照发音,应是姓“云”,他们只会以罗马字拼出自己的中文名字,却不懂得如何书写及发音。村内约有超过400名居民,其中半数居民拥有华裔血统,当中辈份最高要属第三代的3兄妹,分别是排行第五的云汉宝(82岁)、排行第七的云爱玲(80岁)和排行最小的云青玲(七十多岁),其他则是第四代和第五代人,他们都已信奉基督教。从第三代开始,这些华裔原住民的长相及肤色便与原住民无异。(名字皆译音)谈到过新年,云汉宝以马来话告诉《》,他记得,华人农曆新年是他们一家人最注重的佳节,每逢过年,祖父和父亲都会买白切鸡、烧肉和叉烧给一家大小享用。“以前的新年除夕,我们都会跟着父亲,带着锄头、白切鸡、新年菜餚和水果到祖父坟墓扫墓与祭祖,然后回家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庆祝,吃完饭后,父亲还会派红包给我们。”“父亲告诉我们,新年祭祖是对先人的尊敬。”不曾穿红衣过年云汉宝也说,父亲每年新年都会买一套新衣服送给子女,但在他的印象中,父亲不曾让他们穿红衣过年。他提到,随着父亲与兄长阿明去世后,他因年事已高,每年只是简单地庆祝新年,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便算过节。“有时新年我会煮白切鸡,我还把用来煮鸡的汤水煲成鸡汤,这是父亲教我做鸡汤的方法。”祖先自製“捞生”讨彩头云家第四代人娃南登透露,她记得以前祖父会在新年时亲自做“捞生”,然后叫孙子们一起拿着筷子,把捞生的材料捞得高高的,以取个好彩头,过后祖父还要他们每人拿着一个杯子,然后大叫“饮胜”。只在新年煮中国菜娃南登说,她与其他兄弟姐妹继承了祖父烹煮中国菜餚的厨艺,但他们只在华人新年期间才会煮中国菜,平时他们则煮原住民式或马来式的菜餚。“华人和原住民的烹煮菜餚方式有天渊之别,原住民的菜餚多数是烧烤,很少加入调味料,华人的烹煮菜餚方式则有煎、炒、蒸和焖,还很会运用酱油、蒜头油、胡椒等调味料。”后裔遍布全马仅数十人回乡过年云家的后裔约有二百多人,分布全马各地,可是每年回返家乡庆祝新年的后裔却寥寥数十人,今年更是不超过10人,只有云爱玲一家人回乡吃团圆饭庆祝。至于云汉宝和云青玲的子女则在外地没有回家。难忘父自製烧肉云爱玲一家在除夕当天一直在厨房“埋头苦干”,一起为新年团圆饭而忙碌,他们準备了白切鸡、烧鸡、蒜米炒芋头烧肉、豆酱焖日本豆腐、炒斋米粉、鸡脚汤和甜酱配生菜等,菜餚与传统的华人家庭无异。负责烹煮团圆饭的是云爱玲排行第四的51岁女儿娃南登,她说,她小时候很喜欢趁祖父阿威叔在厨房煮菜的时候,钻进厨房玩,久而久之也继承了祖父煮中国菜的“真传”,她很佩服当年的祖父可以一个人烹煮数十人份量的菜餚。“祖父最喜欢吃烧肉,每天无烧肉不欢,而且还一定要用蒜米炒烧肉,以前祖父还年轻的时候,自己到山林里打山猪做烧肉,祖父亲自製的烧肉特别好吃,让我很难忘。”像华人被当抗日军遭扣留在日本佔领大马时期,云汉宝的祖父曾因为接济中国华侨而一度被误以为是抗日军,他父亲也因为长得像华人,结果被当成抗日军扣留了长达一年,期间更是被日军严刑逼供,日日过着非人的生活。云汉宝说,父亲当时持鎗到森林打猎,刚好碰上搜查抗日军足迹的警察,对方二话不说就认定父亲是抗日军,把父亲扣留到监牢逼供,并没收父亲的鎗械。“父亲遭监禁一年后被警方释放,回到村庄生活;他告诉我们,他在牢里每天都被人用各种酷刑逼供,过着惨痛的生活。”祖先教种橡胶油棕买地耕种传后代土地世袭是中国人的“传统”之一,这项传统也在华裔原住民之间流传。第三代华裔原住民云汉宝披露,当年被日军扣留一年才获释的父亲,在返回原住民村庄后便开始挖掘鱼塘养唐山鱼和饲养鸡只,同时也教导他们种榴槤、橡胶和油棕的知识。“当年父亲还在务边买下一个5英亩的地段,目前这个地段用来种植橡胶,让后代得以靠收益维持生活。父亲买地给后代,都是一种华人有地留后的习俗。”他也说,父亲教会他们养鸡和鱼,是希望他们的生活有所保障,自供自己,不但可以煮来吃,也可以拿去卖掉赚钱。不过,他们不再养唐山鱼,而是改成饲养金凤鱼。中国男子原住民通婚繁衍后代华原混血儿的第一代祖先名叫“阿楼”,18世纪,阿楼从中国到马来半岛以採锡矿谋生,并通过居住在森林内的原住民协助寻找矿源。由于经常逗留在原住民村庄,他认识了一名原住民女子,随即与对方通婚,生下一子,一家三口在村内过着平凡的生活。阿楼的第三代孙子云汉宝说,他的父亲“阿威叔”是第二代华裔原住民,父亲娶了两名女子后,生下了9名子女,分别是云玉玲、阿明、怡宝、顺宝、汉宝、富宝、爱玲、秀玲和青玲。“除了我、妹妹爱玲和青玲依然健在,其他兄弟姐妹都已经离世。”后代只懂马来话云汉宝提到,父亲和祖父曾教导他们9兄弟姐妹学说广东话,目前他们只懂说和听懂几句简单的广东话,包括“吃饭”、“饼”、“睡觉”、“饮水”,家族的方言可说早已完全失传。如今的第四代及第五代不但完全对祖先流传下来的习俗、文化和语言没有概念,彼此间全都以原住民话和马来语交谈,连自己体内流着华裔血统都不自知。他也说,以前父亲每逢除夕过节必带他们一家人前往扫墓祭祖,但随着两代先人去世后,扫墓祭祖的仪式也跟着消失了。“除了团圆饭,后辈们已逐渐淡忘其他华人传统习俗,有些后裔甚至不知道家族为甚幺要庆祝新年,连自己的祖先是中国人也不知道,更遑论知道第二及第三代的长辈们都有一个中文名字。”庆中秋端午学用碗筷云汉宝说,祖父和父亲在生时,视华人新年为最重要的节日,并也会庆祝中秋节和端午节,甚至要求子女学习用碗筷吃饭。结果一些没有拥有华人血统的原住民也受到云家潜移默化的影响,懂得以碗筷吃饭。“原住民看见云家的人都以碗筷吃饭,觉得好奇便跟着学习,就这样一个接一个都会了。”他称,记得小时候他们每次使用碗筷吃饭时,有些原住民总会走前来观看,并好奇地询问他们如何拿碗筷,父亲都会很有耐性地教导他们。新年爱吃生菜花生饼受到祖父的影响,娃南登一家人最爱在华人新年吃生菜配甜酱,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生菜有“生生猛猛”的寓意,祖父也不曾告诉他们。除了团圆饭,他们也会在新年时準备汽水、年柑、薯粉饼、花生饼、米桐、煎堆、发糕和年糕等食物应节。娃南登回想起以前和祖父一起过新年的日子,让她感到特别怀念。她说,祖父阿威叔每年华人新年除夕一早就起床开始煮饭,然后端好一小碟的菜餚和烧肉端到太祖父的坟墓拜祭,还会上香和焚烧纸扎。“我们现在都没有祭祖,因为我们都不知道祭祖的仪式。”由于家人连同村民都信奉了基督教,所以都没有拜祭祖先了,只是吃团圆饭庆祝华人新年,反而更注重庆祝圣诞节。她说,每年新年除夕,祖父都会指示所有子孙一起在客厅吃饭,长辈会坐在椅子上吃饭,后辈则蹲坐在客厅另一端,祖父会一边吃饭,一边以原住民的话语向他们讲解新年的故事。新闻背景原住民除夕祭祖《》于去年曾报导,霹州曾吉容依侬原住民村庄(Kampung Orang AsliErong)的村民,在农曆新年期间除了燃放鞭炮庆祝、吃团圆饭、穿红衣拜年和派红包,他们也在除夕早上成群结伴到祠堂上香和烧冥钱祭祖,以祈求老祖宗何亚海及先人保佑他们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利,生活安稳。若村民在过去一年的收入高,他们多会订购一头烧猪祭祖,并在祭祖后分享烧猪。有别于一般华裔的庆祝方法,华裔原住民会在除夕当晚开演奏派对载歌载舞,大家一起品嚐新年食物和喝啤酒。到了大年初一,一些原住民还会一身红衣打扮应节,大派红包给孩童,并且向家人及亲戚朋友说一些吉利的话,如“恭喜发财”。此外,他们也遵守新年禁忌,如禁止扫地、初一至初三禁杀生、禁穿黑衣等。这些华裔原住民的老祖宗何亚海来自中国福建,他因为战乱而逃亡到曾吉容依侬原住民村庄,并与原住民女子通婚后,也一併把华人血统和传统习俗“留”在村内。迄今全村有80%村民拥有华人血统。‧2011.02.0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