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觉得,最好的诗人,是善于镇魂的,不着痕迹的那种

作者: 来源:飞机新闻 时间:2020-07-10 18:03:44 浏览(421)

我总觉得,最好的诗人,是善于镇魂的,不着痕迹的那种

第三本诗集的意义是什幺,我没想几秒就得到了答案:跟之前一样是爱吧。随着心的变化,可能寒冷,可能温暖,都是被写下的篇章,要提醒自己爱过,也伤过。

其实也在提醒着别人,凡是犯了伤心的状态,不管在自己的地图上逃得有多远,隐蔽得有多幽深,只要听见或看见一些文字的组成,仍然会被回忆轻易击杀,受困易碎的眼泪。

于是顺势日子走着,我越来越明白,一切的写作和阅读,是要让自己知道,就算再多幺不勇敢,也不用逞强。因为在这世界上,一定有某种叙述,会在你感到话语用罄的时候,适时出现,摧毁你以为金汤的堡垒,替你重建伤痛的居所,然后才有可能面对最平静的心。

我越来越相信,让人得以用一种更诚实的姿态生活,就是诗人存在的理由。诗人是巫者,各自怀抱神祕的咒语,读诗集便是进入他们本身独有的仪式,最直接的途径。我总觉得,最好的诗人,是善于镇魂的,不着痕迹的那种。因为爱与恨,都是从不着痕迹开始的。

之后,我渐渐发现,从第一本诗集写到现在的野心,没有最多,只有更多。因为在这个世代里,擅长感动的诗人何其多,可是有些人,愿意选择信任我,愿意交出心上一部分的血肉,成为作品的躯体,这样的接近,是纯粹的,让我不再对我能够治疗他人的能力有所怀疑。

我依旧和诗相处,得到了什幺,又失去了什幺?我想,这些都无损我对写诗的热爱。无论高兴或沮丧,写诗是一种记得的根。如果哪一天我不写了,也只是对文字负责。

夜那幺深,灵感彷彿无尽;隐隐天明,不过诗完成的可能。而我始终不敢说我的诗,能带来什幺影响。我只是反覆做着这件事的人,或许愚钝,或许敏锐,或许野人献曝,但这是我对世界表达感情的方式。

我也更确定,写作要学会面对孤独,坦诚自己的不堪,身心随时惹满尘埃。过程中先变成鬼,才能化身为人,最后觉悟: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